从联合国身心障碍者权利公约,反映现实生活对身障者的歧视与偏见

每日例行的歧视:买麦当劳冰淇淋却被警察盘问

,一位唐氏症约莫三十多岁女子,在麦当劳排队买冰淇淋,却被店员打电话报警,说店里有一位流浪汉在咆哮。当警察来到麦当劳的现场,却发现与报案内容不符,而且在旁一同排队的民众都说并没有咆哮这件事情,最后由店长出面道歉。

类似的事件几乎是天天上演,若我们没有特别留意,可能会认为世人对身心障碍者的歧视好像是发生在很久以前或者是历史中的事件,例如圣经中的痲疯病人或是法国文学中的钟楼怪人。不过若是时常留意周遭事务,或是看新闻媒体报导,就会发现,对身心障碍者歧视的事,每天都在上演。例如公车看到坐轮椅的身心障碍者故意过站不停,甚至上车后遇到咒骂、学校因为游览车没有无障碍席位,所以坐轮椅的身心障碍学生不能参加毕业旅行、求学的过程若是在普通班级容易受到嘲弄,到高中和大学不知道要念什幺科系、看电视需要手语翻译,偏偏多数节目都没有手语翻译……等。

由于仍然有这幺多的歧视发生,联合国才特别制定一部专属于身心障碍者的权利公约(CRPD),这是因为在全世界许多国家,仍然持续上演着对身心障碍者歧视与偏见的生活场景。因此,在这部公约的前言就提到,身心障碍者的人权必须要特别提出讨论,不仅以一般的人权普世价值为基础,还需要关照身心障碍者的特性。来自身心障碍者的特殊性所要关注的权利议题,就成为这部公约的前三十条重点条文。后续三十一至五十条包含缔约国国家特别义务以及缔约国与联合国之权利与义务关係。

此公约的前三十条中包含食、衣、住、行、育、乐等层面,由于特别强调身心障碍者者的潜能、发展性和社会贡献,因此在第三条中提到八项重要原则,并从此八大原则再发展出后续各项条文内容:

    尊重固有尊严、包括自由作出自己选择之个人自主及个人自立;不歧视;充分有效参与及融合社会;尊重差异,接受身心障碍者是人之多元性之一部分与人类之一份子;机会均等;无障碍;男女平等;尊重身心障碍儿童逐渐发展之能力,并尊重身心障碍儿童保持其身分认同之权利。

在此八大项原则之下,许多议题才能够被重新检视,以及跨领域的讨论。例如前述购买冰淇淋的例子中,明显违反前五项原则,首先这位店员并无法接受语言或是行为上与店员自己有所差异的顾客。其次,店员不认为此顾客有能力自己点餐,即使点餐了,店员也未能尊重此名顾客所点餐的内容,试图阻挡顾客购买冰淇淋,这已经造成该名身心障碍者无法有效参与社会,虽然他有消费与购买能力,可促进经济发展。最后报警则又是另一歧视的行为,将顾客视为罪犯般请求警政系统支援处理,并指称此名顾客为游民,阻挡此身心障碍者与其他顾客享有同样机会获得冰淇淋的休闲与娱乐生活。若我们进一步再讨论无障碍/可近性的原则,还可以关切店家是否提供身心障碍顾客特殊的点餐方式,例如是否有配合此唐氏症顾客阅读程度的简易文字菜单或是图片式菜单。

从联合国身心障碍者权利公约,反映现实生活对身障者的歧视与偏见Photo Credit: Viscardi Center
由联合国制定的身心障碍者权利公约(CRPD)。
身心障碍妇女、儿童与性侵害

在这部身心障碍者权利公约之中,特别列出两个要保护的对象:妇女和儿童,因为在身心障碍者之中,妇女和儿童更容易遭受到被双重甚至多重歧视,使得他们的生存机会比起其他的人更不佳。例如最近发生花莲某间启智教养院的性侵害事件,在各家新闻媒体中指出,从上至下似乎都包庇着一位六十初头岁数的男性行政人员。若实情属实,除了已经违反身为社会福利专业人员隐匿不报的问题以外,也让我们必须注意,在国内有一群住在教养机构的女性身心障碍者,当受到性侵害的时候,是否无法或是难以自行求助于有效的通报管道,在与外界联繫不易的状况下,这群女性如何自保?

这起性侵害事件,让人联想到前阵子的韩国电影「熔炉」。不过,国内最着名的熔炉事件,是台南启聪学校300多位学生从2005年-2013年期间所爆发的集体性侵害,2011年被监察院调查属实的有164件性侵害案件,其中也包含程度相当于强暴的情事。调查期间至2014又继续被通报将近53件新的性侵害案件。年纪最小是国小二年级,最大的是高三。其中男对女,或是男对男都有。在事件初期,校方人员对于家长通报有性侵害的讯息时,校方回答他们只是在玩游戏。甚至在校车上,有随车老师知情却也指称是在玩游戏。由于启聪学校的学生需要不同的沟通方式才能表示自己的意见与遭遇,像是听障生就需要手语或是笔谈的方式,可是在校内的处理过程相当草率,一直到在媒体上揭露,才正式进入原应有的审理流程。至2013年正式进入国家赔偿的诉讼官司,并且由监察院弹劾16位教职员,至今尚未落幕。

此大规模校园性侵害事件,我们必须进一步讨论的是,为何在一般学校中、家庭和社会中无法容忍任何一件性侵害的事,却在特殊学校中可以容忍八年之久?为何校方教职员会说出身心障碍学生的性侵害不是性侵害,而是在玩游戏呢?以上事件和CRPD的第7条身心障碍儿童条文内容有关之外,与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及国内儿童与少年福利与权益保障法、校园性侵害性骚扰或性霸凌防治準则、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和其他保护性法规都有关。此案更需注重对于身心障碍儿童人身安全的价值,是否已明显与其他儿童出现不平等的地位。

在司法审理的过程中,由于学生的沟通语言不同,应提供符合CRPD第13条司法保护和第21条表达与意见之自由及近用资讯条文中所规範的内容,足以让身心障碍学生能够在司法审理程序中获得必要的手语翻译员协助。也由于这起事件调查的过程,才让社会大众得知,原来其中有受害的学生不知道如何用手语表达自己被性侵。部分教职员也表示自己学习的手语和同学学习的手语是不同的,平时也会来不及看懂同学的手语在表达什幺。语言的沟通障碍在本起事件中佔了如此重要的份量,更能理解提供使身心障碍者与所有人彼此沟通的服务管道与翻译人员是相当重要的。

韩国电影《熔炉》,讲述一起发生在听障学校的大规模校园性侵害事件身心障碍者的恋爱、婚姻与家庭

在婚姻方面,也是这部公约与国内的身心障碍权益保障法不同的地方,第23条尊重家居与家庭,关于养儿育女,例如听觉障碍者,属于一般人认为最需考量的肢体功能或是智力方面,其实都没有影响其照顾子女与组织家庭的基本功能,他们是否可以谈恋爱与结婚生子呢?如果是肢体障碍者呢?如果是颜面损伤患者呢?如果有可能是有遗传风险的呢?这些都是从功能上去看一个身心障碍者谈恋爱和组成家庭的能力。

本人曾经与已经担任母亲的肢体障碍者聊天,这位妈妈提到年轻时的恋爱史,非常令人难堪。最难堪的尤其是进入一个普通人的家中时,第一个被对方家长问的问题竟然是:「你跛脚,你会生小孩吗?」这句话在她听起来就是对方家长断然拒绝一个四肢外观不同的身心障碍女性与这位健康的儿子结婚。但是,这位普通人的家长不会察觉他们拒绝的是一颗少女的心。她经历了两次这样的经验,都是已经论及婚嫁却被对方家长以如此的理由阻挡。最后这位妈妈在自己的家人劝说之下,与同样是肢体障碍的男性结婚。生下两个女儿,目前都已经唸到大学了,他们要更努力去担任妈妈的角色、爸爸的角色,才能被社会认可身心障碍者也可以组成家庭。

这则恋爱史让我们看到的是,社会如何不平等的对待女性身心障碍者,其源头是我们对于身心障碍女性的不了解与偏见。并且把传统上对于女性传宗接代的功能、性角色,投射在女性身心障碍者身上,认为身心障碍者的肢体功能受限,一定会影响到生小孩的功能,或者不能提供小孩妥善照顾的能力。身心障碍女性不仅无法摆脱传统文化中,社会对女性期待扮演家中传宗接代、照顾责任的功能角色看法,也看不到女性除了生产以外,在不同人生阶段的其他价值与发展性,因此CRPD特别列出第6条身心障碍妇女,又在第23条列出尊重家居与家庭的条文。

在联合国各种权利公约中直接与女性相关的是「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简称CEDAW),只是在CRPD中身心障碍权利公约中特别再将身心障碍妇女列在条文中,就是希望国家与社会在面对身心障碍的议题时,也要同时意识到性别角色所带来的歧视与不平等遭遇。

同样是身心障碍者,社会中对于男性身心障碍者却常给予较多的机会与支持。全国性的教育、就业与生活状况统计资料显示,男性的身心障碍者受教育比率和就业率都远大于女性身心障碍者。这就是为何在此公约的第6条与第7条要特别提到妇女与儿童的部分,因为双重或是多重的歧视是真实存在的,身心障碍妇女会因为女性加上身心障碍者的两种身份受到双重的歧视,结婚率也是低于男性身心障碍者。如果再加上年龄的影响变成是多重的歧视,例如:女性+身心障碍+(0-18)岁,或是女性+身心障碍+(65岁以上),生活的处境会更加困难。

无障碍与可近性

身心障碍者参与社会,居住在社区,若要和所有人同样享有社区生活、教育、就业、就医或是休闲活动,需要无障碍硬体设施以及提供可近的资讯管道。CRPD中第9条无障碍/可近性(Accessibility)提到,除了建筑、道路交通、室内外设施之外,还包括资讯和通讯方面,都要能够考虑到不同沟通方式的使用者,例如电视的偶像剧、电脑的网路新闻和手机介面等,必须考虑到听障者以及视觉障碍者需要不同的阅读资讯方式。

资讯与通讯的应用範围在现代科技的推波助澜之下,越来越广,包括许多活动公告时喜欢使用的跑马灯和脸书的社群功能。在一些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地方,也都有这些资讯设备软体的身影,例如邮局与银行的提款机设置有语音操作系统,以方便视觉障碍者使操作提款机。我们可以试着思考,如果有一天提款机故障时,是否能提供听觉障碍朋友用其他方式与银行联繫,而不是用电话反映提款机故障?以上都是第9条所包含的範围。

我们可以想像,如果我们行动不便,要从一个空间移动到另外一个空间时,会遇到的阻碍有哪些。一踏出家门,导盲砖的铺设往往引导视觉障碍者走向危险的变电箱、水泥柱,或是变成机车族的停车线。若我们沿着导盲砖要到公车站牌,却可能不确定公车何时会来,必须招手上车。

若是乘坐轮椅的身心障碍者,在没有人行道时,只好行走在机车道上,到达公车站牌也需要等待某些低地板公车,才能上车,但有些县市的低地板公车一天只有一班。如果是搭火车、高铁,则时常要与同行的亲朋好友分车厢,甚至分班次乘坐,因为每班车与车箱内预计的轮椅使用者位置都是有限的。上、下这些交通工具更是巨大的挑战。

我们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却可能找不到合宜的无障碍厕所,虽然目前国内许多观光景点已经改善许多。想要用餐的时候,餐厅不一定有坡道可让轮椅使用者进入餐厅,有一些视觉障碍者还会遇到导盲犬被拒绝进入餐厅的情况。到电影院,可能被分配在第一排仰望看完整部电影、晚上要下榻的饭店不一定有无障碍房型、或是有些路线的公车只有去程,却没有回程的低地板公车,使得身心障碍者出了门却无法回家。

由于无障碍/可近性的议题牵涉的日常生活範围非常广,尤其在最基本的教育、就业和医疗保障方面是极需有无障碍/可近性相互搭配才能够保障的权利,所以公约在第3和第9条中将无障碍列为一项重要原则,让各个缔约国家能够重新检视身心障碍者在社区基本生活的便利性,才能够达到社会参与和社会融合的目标。

无障碍/可近性会影响一个人是否能够接近社会资源的能力,就像如果缺乏足够的行动能力,可能教育和就业机会就会受限,会直接影响到身心障碍者的收入,而收入会直接或是间接影响到一个人的生活品质与自我发展的机会。若身心障碍者在回诊、拿药、健康检查与复健等,都较难使用到维持健康的资源,则会继续影响其后续回到职场的可能性和日常生活的自我照顾能力,身心障碍者的贫穷循环可能也因此就产生。

由于无障碍/可近性能够支持各种生活目的地所要完成的事项,公约中各条文会常提及此基本原则,例如:投票时需要软体和硬体兼具无障碍/可近性,需要设置坡道和轮椅使用者高度可使用的投票场所之外,也需提供该选区内不同投票方式的选票设计,例如点字版本。林林总总的生活无障碍/可近性项目,并不是要在原本的设计上外加一个新的服务,而是期待从头规划的同时,就要考量最多人能够使用的软硬体设计。未来新的建筑、新的公车硬体设计、新的讯息告示等,我们期许从一开始就用无障碍/可近性的观点进行设计,就不会造成日后要修改的经费负担,在此公约中,就是指通用设计的理念。

综观上述CRPD所提出的重要原则,以及其后续50条的条文,目的就是要强调身心障碍者,能充分享有所有人权与基本自由,并促进对身心障碍者尊严之尊重,此目的也成为本公约的第一条与宗旨。

延伸讨论的议题我们身边的障碍者在哪里?谁是障碍者?身心障碍者住在哪里?身心障碍者若要租房子要考虑哪些?是否会愿意让我们的邻居是一间身心障碍者的服务单位呢?例如:日间照顾中心、社区关怀据点、小作所和庇护工场等身心障碍者绝对不只是坐在轮椅上,有斜坡和电梯就能够过一天的生活。我们如何进行障碍生活体验才不会成为一场「幸好我不是身心障碍者,我们要珍惜当当下」的黑色喜剧?延伸阅读卫福部公布身心障碍者调查:公家机关、邮局无障碍设施「最难用」「障碍体验」活动可以促进障碍权利意识的提升吗?相关资料卫生福利部社会及家庭署,CPRD身心障碍者权利公约。卫生福利部统计处,身心障碍者生活状况及各项需求评估调查。行政院性别平等会,重要性别统计资料库,身心障碍者权益。小齐,2013,〈障碍生活可以融入多少文化?(婚礼篇)〉。贺照萦,2013,〈[剪报]孩子无法说 2011年台南启聪学校性侵事件〉。不再沉默,2014,〈3分钟事件始末——某特教学校集体性侵事件〉。

相关推荐